EN [退出]
免费下载歌曲>中国新闻

_内蒙古一煤矿违规排污冲毁近200亩防护林

2017-11-21 01:35

村民张胜利指着煤矿排放污水形成的污水湖说,这片污水湖装不下污水后,煤矿用水泵把污水抽出排向他家林地的方向,淹了他们村6户村民家的林地,这片污水湖以前也是林地。本报记者李玉波摄 近日,中国青年报记者收到内蒙古自治区鄂尔多斯市伊金霍洛旗纳林陶亥镇满赖沟村的村民投诉,从去年12月开始,位于纳林陶亥镇的蒙泰煤电集团满赖梁煤矿开始向他家的林地偷偷排放污水,致使大量树木被淹没,漆黑的污水将小树冲走或淹死,大量成材树木被污水冲倒,被沙土掩埋。进入今年6月,被泡在污水里的直径10~30多厘米的成材树木开始陆续死亡,被淹死的大树和小树有几万棵。

“发现满赖梁煤矿的排污情况以后,我们多次找过煤矿,煤矿始终拖着不处理此事,让我耐心等。等待说法期间,煤矿还在排污。”满赖沟村村民张胜利说。

一个造林治沙大户的无奈

“种一棵树,像养一个孩子一样,这么多树,说没就没了,心疼啊。”看到自己辛苦种了30多年的树被污水淹了,62岁的张秀兰几宿几宿睡不着觉。

这片林地,张胜利的母亲张秀兰倾注了太多的心血,她说,她们村地处库布齐沙漠边缘,由于沙漠不断推进,村子逐渐被沙漠包围。她年轻的时候,村里缺水少雨,总刮沙尘,地里种不出多少粮食。

1978年,张秀兰家积极响应国家关于治沙造林的号召,开始在村里的沙地上种植杨树、沙柳、柠条等。在全家辛苦栽种、尽心维护树木近5年后,1982年,当地政府给他们家颁发了林权证。当时,林权证的发放条件是,每亩林地的树木成活率在2400棵以上。2013年,当地政府按照国家新的规定,给他们家又更换了新的林权证。当时政府丈量的这片林地面积为400多亩,到现在,很多树木已长了30多年了,大部分都是成材树木。

今年3月,满赖梁煤矿排放的污水开始从林地的低洼处流出,漫向他家的退耕还林地。在他家退耕还林地的不远处,就是该村剩下不多的农田。

今年5月中旬,满赖梁煤矿怕污水溢流到下游把别人家的地再淹了,就开始派人到张胜利家林地,四处挖排水沟,用沙袋垒起了多处堤坝。

5月21日,张胜利的三哥张利军发现煤矿上的人正在施工,就上前制止,“你们这么干,我家的林地不就成了尾矿坝了吗,以后树木咋活?”但他没能制止煤矿的人继续施工,还遭到辱骂和威胁。

“我都不知道该怎么说了,连赔偿协议都没有见到,满赖梁煤矿就把我们家有林权证的林地当成煤矿的了,随意往里排污水、挖排水沟,垒堤坝。”张胜利说,这片400多亩的林地是父母辛苦一辈子的结果,不能说没就没了。他要讨个说法。

事情发生以后,张胜利向林业派出所和当地相关执法部门报案,也多次向村委会反映情况,但一直也没有个明确说法。在张胜利反映问题期间,蒙泰满赖梁煤矿的负责人曾找过他,对他说,1周内给解决,告诉他不要再告状了,耐心等着。可几个月过去了,煤矿也没消息,此后,张胜利再没见到过煤矿的人。

8月24日,中国青年报记者见到了1982年由伊金霍洛旗人民政府为张胜利家发的林权证和2013年伊金霍洛旗给张胜利家重新发的林权证,被煤矿排放污水淹的地方,他家有400多亩林地,林权所有人是张秀兰。

张胜利记得,自己9岁就开始和家里人一起种树了。他说,沙地上栽树可真不容易。张胜利至今记得,父亲用扁担一桶一桶地往沙丘上挑水浇树的情景,一走就是几里地。“每天早晨4点多,我们家里的人就开始到沙丘上栽杨树苗。父亲用扁担挑水浇树,就这样年复一年地劳作。他们家的林地逐渐向沙漠里推进,村里的环境逐渐变好。”张胜利说,当时他还因为辛苦栽的树苗被风吹倒、被沙子掩埋,哭过鼻子。

据记者了解,张胜利一家人是该村的造林治沙大户,他们家用了30多年的时间,造了6片防风护沙林,他家造林的面积占到全村的一半以上。当地政府从1982年开始,陆续给他家发了600多亩林地的林权证,其余的还在核查之中。

当地的生态环境,通过张胜利所在村子和周边村子村民几十年的造林治沙,逐渐好转,成了沙漠里的一片绿洲。

张秀兰说,她和老头辛苦一辈子,现在村子周边真的绿了,也不会刮沙尘了,那些树死得可惜。

近200亩防护林被冲毁淹没

8月25日,中国青年报记者来到满赖沟村,一眼望去,金黄色的沙地上,长着绿意葱葱的杨树、沙柳,在阳光的照射下,景色很美,谁也不会想到,这里在30多年前,曾经是一片寸草不生的沙漠。

当记者穿过一片已经退耕还林的农田,来到林地边缘的一个沙丘上时,眼前的美景被破坏了,在一个用沙袋垒起的堤坝前,是一片漆黑的污水湖。湖里立着几十棵已经成材的杨树,其中有近一半的杨树已经枯萎死亡,其余的树木也开始发黄。在污水湖的前方,是一条最窄处有6米多宽、最宽处有100多米的漆黑色过水带,蜿蜒曲折地伸向树林的深处。

沿着漆黑的过水带,记者走了有1公里多路,时不时就能看见一个个漆黑的污水湖和湖里被淹的发黄的成材杨树,和一些死去的小杨树。这里就像发过了一场“洪水”,很多枯死的灌木和小杨树,顺着水流的方向,挂在成材杨树的底部。一些成材的大树也被冲倒在过水带里,有的已经被沙土掩埋,只露出一些树枝。

张胜利说,别往前走了,没路了,排放的污水淹了很多低地,过不去了。

顺着林间的沙土路,记者驱车向3公里远的满赖梁煤矿行去,在煤矿附近,记者很明显地看到一条漆黑的过水带,从煤矿里蜿蜒曲折地伸向林地方向。张胜利说,煤矿排放的污水不止淹了他们家的林地,他们村还有5户村民家的林地也被淹了。

在满赖梁煤矿的排污口,记者看到铁门锁着,铁门旁边的沟里,有污水在流出。

满赖沟村村支书杨来福对煤矿排污淹没该村村民林地,也很无奈。他说,煤矿太强势,他们村里没有能力解决此事。村里的领导和村民曾多次去满赖梁煤矿找过,但是总见不到负责人,就是硬拖着,拖不住就换个矿长,新矿长拒绝的理由就是,对以前的事情不了解。

中国青年报记者从伊金霍洛旗森林公安局了解到,满赖梁煤矿排放污水,一共冲毁淹没满赖沟村6户村民家近200亩林地、草地和灌木。

环保局多次处罚,煤矿排污毁林事件仍频发

伊金霍洛旗森林公安局刑警队的一名负责人说,满赖梁煤矿毁林地案已经构成了刑事犯罪,属于单位犯罪,要追究蒙泰煤电集团排污毁林案直接责任人、决策人的刑事责任。伊金霍洛旗的林地是“三北防护林”的一部分,毁林地5亩就构成刑事案。根据刑警队的调查,满赖梁煤矿共冲毁淹没近200亩林地、草地和灌木,现在,案件已经由检察院提起公诉。

该负责人说,满赖梁煤矿排放污水毁林地案不是伊金霍洛旗今年唯一的一起,今年受到行政处罚的煤矿毁林地事件有20多起,构成刑事犯罪的也有10多起。

8月25日,中国青年报记者跟随张胜利来到伊金霍洛旗环保局,该局监察大队的一名工作人员说,环保局已经给满赖梁煤矿下了整改通知书,也罚了款,毁林的事由森林公安局管。对于张胜利反映的满赖梁煤矿最近几个月还在排污的情况,该工作人员说,“一两天派人下去看看”。

据记者了解,今年6月,伊金霍洛旗环保局就对满赖梁煤矿进行了处罚,但煤矿时不时地还在排放污水。

记者从伊金霍洛旗政府网站上看到,早在2008年9月,伊金霍洛旗政府就下发了“伊金霍洛旗人民政府办公室关于印发矿区环境综合整治工作实施方案的通知”,该通知其中有一条,就是“煤矿的矿井水、生活污水经处理后要回收利用,不得向外排放(环保局负责,各煤矿实施)。”

伊金霍洛旗森林公安局刑警队的一名负责人说,满赖梁煤矿在建设的时候,就没有排放污水的附属设施,煤矿在生产后,先是淹了张胜利他们村另一家人的林地,煤矿在安抚好这家人后,继续排放污水。这家人的地里存不下污水后,煤矿用水泵把污水抽出,向地势比较高的张胜利家林地的方向排放。这样又有5户人家的林地被淹,张胜利家被淹林地是最多的,也是最好的一片林地,已经成林了。

据记者了解,2012年,伊金霍洛旗环保局就曾开展过“煤矿污水排放专项整治工作”,由该局的主要领导任组长,负责组织开展煤矿污水排放情况的排查和整治工作,排查的主要内容为煤矿矿井水和生活污水处理设施运行情况,重点排查矿井水涌水量、循环利用量、生活污水处理能力和排放去向等14个项目。针对排查情况,环保局及时下达了限期改正违法行为决定,要求污水处理设施运行存在问题的煤矿及时整改,确保污水达标排放。

在当地采访,记者听到了这样的说法,煤矿的普遍做法是:政府部门怎么罚都认,却在赔偿村民的问题上始终采取拖延的办法。

“煤矿毁了我们的林地,不闻不问,当地生态的破坏谁来负责?”张胜利说,“一家人辛辛苦苦尽心栽种养护了30多年的林地,就这么毁了,也不知多久才能恢复,这口气出不去啊?”

当前文章:http://78lu4.ddqdgj.cn/a/5qn1.html

发布时间:2017-11-21 01:35

唐家三少全部小说  电池的危害作文400字  家长意见怎么写小学  中英文在线翻译器语音  断奶多久会来月经  爬山虎的脚课文  安徒生童话丑小鸭原文  至高召唤系统txt下载  小购物车图片  做我努隶手机完整版  

相关新闻
微信
QQ空间 微博 0 0
回到首页 回到顶部

© 2017 _内蒙古一煤矿违规排污冲毁近200亩防护林 All rights reserved-网站地图站点地图

我不配_2009年央企上缴红利近千亿元 占利润总额仅1成